创业血亏70多万后,他去抖音教人摆摊,一周涨粉188万

nxyxs
nxyxs
nxyxs
164847
文章
0
评论
2022年4月30日01:32:5663

创业失败去做自媒体,能成吗?

“那个时候就是年轻不懂事嘛,然后学人家想当老板,盲目地投资开店赔了 70 多万,一部分是买房的首付,一部分是跟朋友借的贷款。后来都赔了,对象也分了,最高峰的时候,贷款一个月要还将近 3 万块钱。”抖音博主“李想要理想”(下称“李想”)在 2020 年的一条视频里说道。

一位网友评论,李想曾经开过饭店,破产以后,“弄个破面包车送饮料,现在做得越来越好,很励志”。

李想做得越来越好了吗?从数据上来说,是的。

新抖数据(新榜旗下抖音数据平台 xd.newrank.cn)显示,李想在 4 月 4 日- 4 月 10 日,一周内抖音涨粉约 188 万。

在李想的视频中,你能看到这样一个形象:一个憨态可掬、执行力强、四处搜罗小生意门道的中年大哥。

想研究充气城堡挣不挣钱,他说干就干,立马去找商场的招商营运部谈场租和场地,室内租不下来,那就考虑室外。

谈好场地后,闲鱼花不到一万块钱购入一套7x14 米,占地 98 平方米的设备,鼓风机充气、贴放气口、铆钉固定、接待顾客、核对账单全都亲力亲为,干了 20 余天,最后得出结论:一要像打游击战一样做充气城堡生意,挑选孩子们的空余时间出摊;二是充气城堡的成本在几千元至三万元之间;三是如果担心孩子们的安全问题,可以购置公共责任保险,保额累计赔付一百万元。

他的内容To B,但不是高端品牌、普通人难以企及的B,而是起步低、成本少、没有学历限制的B,例如手机维修、婚车司机、套圈摆摊等纳米级小生意。在他的视频里,只要敢想敢做,一万块就能起步, 00 后也可以靠卖铁板鱿鱼营生。

李想粉丝量激增的原因或许与他最近两周的更新内容有关。原本分享销售地推技巧,研究跑货拉拉、旧衣回收等小生意的他,开始专心致志地钻研各类小吃的配方:蒜泥小龙虾的配方是什么?烤面筋的配方是什么?凉皮的配方是什么?

这一内容转型像是击中了大众市场,李想一下子做出了好几条点赞数超百万的视频。

创业失败的小老板,干起了自媒体

李想身上有故事,不过大部分的辛酸都被他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。至少,视频里的他永远是积极的、乐观的,哪怕生气也只会对镜头抱怨两句,之后继续自己的生活。

有一天镜头后的摄像说了一句话:“你就喜欢干这摆摊丢人的事儿呗。”

李想立刻回击:“我也不知道你高贵感在哪里,你要不能拍你就走。”

他在抖音简介里说,他只是一个普通人,专门调查适合普通人做的事。

他在视频里提到,投资开的店铺黄了以后,为了还钱,他只好又找朋友借了 3 万块钱,跟着表哥干起了饮料批发生意。

饮料批发,通俗点来说就是饮料销售,需要带着产品到处跑店,李想这样一个内向的人,硬生生被逼得能言会道、左右逢源,懂得递烟、懂得进退、懂得在老板快没货的时候先上门吃饭,再提出补货。

李想给小店老板递烟

如果你常看他的视频,下面这些台词你一定不陌生:

李想常用的一个方式是铺货,亦称“赊销”,即先拿几箱货让小店老板卖,让他们看看销量效果,等一定时间后再来收款。

大概是一个通俗认知——销售并不好干,不说破嘴、跑酸腿、磨破鞋,很难有好的成效。

“刚开始的时候人家(客户)根本都不搭理你,然后(我)也不会说话,就被各种拒绝。那时候一度不想干了,很难受,就坐在路边思考到底是为了什么。但是想想你得还钱啊,你得吃饭啊,没有办法,咬着牙也就坚持了下来。”他在早期的一个视频中聊道。

在做销售的过程中,他遇到过让他等一整夜,到了早晨却说不要货的老板;也遇到过不想付钱,想让销售直接送两箱饮料的老板;更遇到过直言不讳,质疑“你们天天推销杂牌,这种东西你们自己喝不喝”的老板。

针对最后一位,李想直接开盖就灌,老板一惊,说“你还真喝”,他憨憨一笑:“我不太渴,我要渴的话我都能喝完,真的。”

李想的真诚打动了客户,姿态放低、语气放缓,卖货就有希望。遇到嫌烦的,他也会连声附和:“说实话我自己看自己都烦,我要是有老板这个能力啊,我也开个店,谁愿意天天干这个。”

自己开过的店倒了,但心态不倒,出了推销的店门,李想对着镜头说:“换个角度理解,别人过来找我推销我也烦,很正常。笑一笑下一家吧,生活还得继续嘛。”

他为生活卖力拼搏的模样也感动了网友,有人在他的评论区留下相似经历:“第一次出去跑业务时,说了半天老板都没听懂我说啥,因为声音小、紧张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啥。最后老板说了句第一次跑业务吧,我说是,老板说年轻人不容易,给我下几件货,给了我业务生涯巨大信心。”

一场场围绕小生意的研究

在连着发布两条标题为“被客户戏耍”的视频后,李想至今再也没分享过进店推销饮料的内容。

从 2021 年 2 月开始,他研究起了充气城堡、售货柜、扭蛋机等小生意,每个小生意只出1- 6 条视频,3- 10 分钟左右就搭建出一个大致的模型:起步需要投入多少钱,需要准备哪些设备及材料,小吃的配方是怎样的,生意是否有淡旺季等等。

李想教粉丝花甲粉丝、卤鸡爪等小吃的制作方法

做销售培养出来的口条在自媒体上得到了充分的发挥, 2021 年年底,李想发了一条名为“小白应该怎么做短视频,看到最后有答案!”的视频,表示计划做一场免费直播分享课,分享做视频的经验和门道。

饮料销售的钱不好挣,那就挣知识付费的钱。

据新抖数据统计,近半年李想一共开了 59 场直播,其中 13 场进行了带货,销量最高的一场GMV达9. 19 万元,观看人数超 5 万人。

李想在直播时带的货

此前,李想的抖音橱窗还挂着电商实操课学习卡等商品,综合排名第一的学习卡单价 1299 元,已累积卖出 110 万元。

目前这些课程已在“李想要理想”橱窗下架

李想好像不“差钱”了。

各行各业的生活体验视频做了一段时间后,李想再次转换了视频方向。这一次,他选择对话各行从业者,问问他们怎么入行、入行要求以及行业收入,供粉丝择业选择。

他还是能跟各种各样的老板打交道,但身份发生了移位。李想成了买方,说话有底气了,声音也响亮起来。

老板不愿意透底食品配方?好说,转钱。

打钱似乎已经成了李想的社交货币,只要钱一到账,都不用多说,老板的金口就能开。

李想曾在一个视频里研究自助洗车摊的生意模式,蹲了两小时,没有一个顾客光顾。于是李想开始指挥摄影小哥:“你给老板打个电话,你让老板过来,我来问问他这个投入是多少。”

小哥有点犹豫:“万一老板不来呢?”

李想说:“你给他一千块钱,就真给他,你看他来不来。”

协商环节通通跳过,视频中只花了短短 15 秒,洗车摊的老板就已经出现,戴着领夹麦克风参与拍摄了。

还有的老板可以谈,前一天晚上谈好价钱,第二天见面握个手,戴个麦,现场转账 5000 元,臭豆腐配方就到手了。

过往的李想也研究过食品生意,例如脆皮五花肉、广东肠粉等,穿插在手机配件、黄金提炼、屋顶防水补漏此类视频中,但近半年来粉丝数都只是缓步上升,并没有飞跃式的增长。

真正的拐点出现在 4 月 5 日,李想发布了一条视频,讲述手工凉皮配料的制作步骤,其后粉丝数出现了斜坡式的上涨。截至 4 月 18 日,粉丝数已超过 670 万。

这条视频成了李想抖音历史上最受欢迎的视频之一,超 230 万人为凉皮制作视频点赞。

在凉皮视频之前,他已经推出了小龙虾配方、烤面筋制作等 4 个美食小吃生意的视频,每一个都获得30- 110 万的点赞量。要知道,几十万、上百万的点赞量对于李想来说是少数,他的多数视频点赞量还在 10 万以下的区间浮动。

或许是美食视频让他看见了一举出名的端倪,接下来的一周内,他又陆续发布了鸭头、鸭货及铁板鱿鱼的配方,供想摆摊的网友们学习。

而有网友在评论区说了:“自从看了你的视频,我感觉我捡破烂都能挣到不少钱。”

实验与对话中的幸存者偏差

李想的视频里是不是存在幸存者偏差?

存在的。

在他的视频里,做黄焖鸡能挣钱,卖杂粮煎饼能挣钱,开辆货车街上卖西瓜能挣钱,去屋顶给人做防水补漏也能挣钱。

只要不嫌苦不嫌累不嫌丢人,赚来的辛苦钱都是自己的。

但李想的社会实验持续时间非常短,短则几小时,长则几十天,长此以往,恐怕没有太强的说服力。

而当他对话不同行业从业者时,所选的都只是个体样本,很难去代表全中国十几亿人口。更何况,一个行当挣不挣钱,受限于地域、环境、当地政策等因素,没有办法一言以蔽之。

李想在账号主页写了“免责声明”:视频给大家提供的只是行业的方向,不是标准。学会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。

李想隶属于MCN纪棠传媒,该MCN旗下还有一个风格与李想非常相似的账号:名郑言顺。

“名郑言顺”的粉丝量是李想的两倍多,在现有的抖音视频中,能够看到他去调查一个又一个生意,科普一个又一个的行业知识,但他的从业经历如何、出身如何,无从得知。

同样研究小成本生意的“名郑言顺”

如果说李想是从草根一步步做到了小有名气的自媒体博主,那么“名郑言顺”在第一个粉丝可见的抖音视频中,就已然是一个博主的形象。他戴着一副眼镜,说着一段像是早已写好的台词,镜头一转,带货主播就已经坐在镜头前接受采访了。

“名郑言顺”也曾一度夺冠新抖涨粉榜, 2021 年 5 月 31 日- 2021 年 6 月 6 日,一周涨粉 323 万。他的第一条视频发布于 2021 年 3 月 12 日,如果没有删除或隐藏过更早期的视频,他做账号 2 个月就迎来了一波涨粉高峰。

另一个类似的账号是“程前朋友圈”(下称“程前”),目前粉丝 132 万。

如果把三个账号放在一起对比,程前是最“正经”的一个,他视频中的语气跟传统电视台很类似,例如以下这段旁白:

稍微修改一下旁白,再遮去博主姓名,没有看过程前的人或许会以为家中电视正在播放。

他在简介里说自己是前陆家嘴金融民工,量化金融硕士,做了自媒体的他也保留着一份体面,用拍纪录片的方式记录小摊贩。在他的视频里,他和摊贩分别是“我”和“他者”,你能够强烈感受到一股外部力量进入了摊贩的世界,又在视频的末尾离开。

程前和李想,一个以外部的眼光进行观察,一个从内部的角度进行加入,这两种方式没有孰是孰非,只是各有选择。但从受众来看,李想的受众范围要更广。

毕竟这个世界上,量化金融硕士不多,干过销售地推的人一定不在少数。

这也是李想总是能吸引不同行业的人评论的原因:够淳朴、够笃实。他能够轻易地让蓝领相信——他是我的同类。

他不是锋芒毕露、总是觥筹交错的大人物,他是街头卖瓜的瓜农,是工地搬砖的小工,是在广场摆摊的商贩,是想做黄焖鸡的小老板。他在视频里说过一段话:“有时候我觉得我挺对不起大家的,就是别人在抖音上都是教大家做大事、挣大钱,我觉得我只能给到大家这些摆摊的东西,出去做地推的东西,我也挺无奈的,因为没办法,我也没有别的本事。”

“普通人”这三个字是他的包袱,更是视频具有感染力的利器。

这个世界上可能有千千万万个李想,这也是他存在于互联网的意义。

()

nxyxs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30日01:32:56
  • 本文链接:https://tutuqingshu.com/?p=2132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