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pi酱,真的不“红”了吗

nxyxs
nxyxs
nxyxs
204418
文章
0
评论
2022年4月30日09:17:2385

谁也不曾想到,再次登上热搜,会是因为自己与众不同的育儿观。

前段时间,一档真人秀综艺节目邀请到了papi酱、蔡少芬等人作为观察者,共同探讨“婚姻生育给女性带来了什么”的话题。在节目中,papi酱因谈到“男性不是天然的父亲”登上热搜。

她认为男性在孩子诞生的这个过程中,“参与感并不强”,所以在孩子诞生以后,作为父亲更应该多陪陪孩子,来弥补这份“天然的缺失”。

令人始料不及的是,这短短几句话点燃了关于男女话题的硝烟。

在话题区里,有人表示同感,希望男性多抽出时间陪伴孩子。也有人借此抬杠,认为男女在家庭中分工不同,双方纷争火药味十足。

这已经不是papi酱第一次引发争论了,回顾前几次与papi酱有关的热搜,“papi酱把自己排在第一位的人生排序”“papi酱结婚 5 年亲家没见过面”……papi酱似乎只要在节目中谈论个人观点,就能引发一阵大众讨论。

而过多的娱乐热搜,也让我们好像忘了papi酱的第一身份是“内容创作者”。要知道,在 6 年前papi酱可是互联网中的顶流,凭借搞笑视频走红,微博粉丝超千万,人气旺,资本也青睐有加,数次获得知名基金的投资,一条视频广告曾拍卖价 2200 万。

可是最近几年,papi酱因作品出彩被热议的情况似乎越来越少,最近一次还得追溯到 2020 年 9 月 7 日的“卸货回归”,一首《I’m back》的RAP冲上微博热搜榜首,视频播放量在一周内超过 5000 万次。

整个 2022 年,papi酱一共更新了 15 条视频,在微博上仅有一条过千万播放的视频,大多数视频播放量还是在 500 万左右,较巅峰期数千万播放数据相差甚远,而其在B站上的视频播放量更是难过 400 万,最近几期都在100W左右徘徊,与去年数据相比呈下滑趋势。

从数据上看,我们似乎可以下这样一个判断:如今的papi酱迎来了创作生涯的“瓶颈期”,账号内容面临老粉流失的境况。

图源B站@papi酱

现在的papi酱,似乎也再难以只凭内容创造过去的荣光。而她也早已做出了自己的选择,尝试摆脱“内容创作者”的单一身份——迈入演艺圈和经营自己的MCN papitube。

数年如一日,难造新鲜感

2015 年,时代刚刚兴起,papi酱凭借一口夹杂着普通话和英文的上海话,以飞快的语速和犀利真实的吐槽迅速火出圈,一炮而红。

当时,《男性生存法则系列》《台湾腔说东北话系列》《观影系列》等取材于生活的吐槽短视频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,微信公众号文章阅读量分分钟过 10 万,视频点击量都在 300 万以上。

如此高热度之下,大家彻底记住了这个“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”。可以说,对社会现象敏锐的洞察和夸张的表演,成就了早期的papi酱。用视频化演绎公众情绪或互联网文化,与此前段子手划出了泾渭分明的界限,给观众带来了一波新鲜感。

可殊不知,过去成功的经验也能成为今天失败的所在,人设、模式的固化让papi酱在后期陷入审美疲劳。短视频行业创意层出不穷,无法给出新鲜的内容形式便很难再获取新用户的“芳心”。

2022 年春节期间,papi酱发布了两条“过年期间的内心独白”视频,通过演绎亲戚拜年时的相互拉扯、聚会时的互相攀比等现状,呈现过年时“勾心斗角”。

实际上,这类型的选题在papi酱的视频中每年都会出现。例如,在 2017 年 1 月 23 日更新的视频中,讲的就是关于过年时亲戚提问的题材。在该视频中,papi酱则直接把如何回怼亲戚们的话术改成了口诀的形式,在当时也称得上是经典视频。

近几年papi酱过年主题视频

再有就是在每年双 11 期间都会以暗讽的方式揭露了双 11 玩法的复杂。

年年都是同样的套路,在表现形式和风格上也没有太大改变,难免让部分网友发出了“papi酱灵感枯竭了”的感叹。

图源网络

追溯至更早的 2019 年,那时就已经就用户评论papi酱“江郎才尽”,更新的数量和质量都有所下降。据统计, 2019 年papi酱一共更新 33 条视频,也是从 2019 年开始,papi酱的视频在微博播放量开始跌破 1000 万。随着网络红人增多,papi酱的美貌和才华似乎进入了低落期,不再是唯一。

不知出自哪一刻,一则网友的犀利评论揭示了papi酱逐渐“沉默”的真相——“不是不红了,而是被更红的比下去了。”

的确,短视频的繁荣造就了无数顶流红人,他们在时代变化中不断精进,内容形式、风格特色鲜明,“一代新人替旧人”成为这个行业中最大的特点。对于内容创作者,最担忧的一点便是跟不上时代。

2018 年靠脑洞大开的“无用”发明受到追捧的“手工耿”, 2019 年凭借科技创意和人文浪漫兼具走红的“老师好我叫何同学”, 2020 年用路人的视角解读社会现象的“我叫孙火旺”,到现在接棒“张同学”的“帅农鸟哥”,他们不仅以创新风格成为的当下炙手可热的创作者,也吸收了其他创作者能够获得的流量与关注。

以何同学为例,自 2019 年 6 月凭借一条名为《有多快?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》的视频一夜走红后,之后创作的每条视频几乎都能登上平台热门。

何同学能够出圈的原因,除了各种科技产品的体验,更重要的是他不懈地构思视频创意,用其他人想不到的方式去打动用户。譬如“和 600 万粉丝合影”“体验 80 年代的电脑”“浪漫的毕业设计”等作品,每一次都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

图源B站@老师好我叫何同学

反观papi酱,多年以来在内容变化上只是多增添了关于母婴向的内容,这也是身份变化使然,对她带来的改变,是在商业化上多了一点母婴品类的拓展。

但对于现在的观众来说,她的内容实际上与以前是无差别的,这也导致了papi酱对新一代用户的吸引力不足。据克劳锐红管家数据显现,papi酱近 90 日在微博、抖音、快手、B站、小红书五大平台粉丝量几乎是零增长,甚至还有掉粉趋势。

展不开的内容题材、固化的表演风格,让papi酱缺少了“新鲜感”。而“江山辈有才人出”的内容行业,分流了本就稀缺的用户注意力。在繁杂的内容生态中,老牌红人papi酱的声音被其他所淹没似乎成为了一种必然。

转型之路坎坷,但站住了脚跟

豹变IP创始人张大豆曾说过:“每个网红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,他们大多都有爆发力,但是持久力是硬伤,每有一批网红出现,就会有一批网红过气。”

这是内容行业的现实。

观察这几年红人发展,不外乎两种情况,一种是过气,另一种是趁着热度破圈,实现个人IP的长久留存。

papi酱当然没有过气,面对短视频的“内卷”,她选择换一种身份去应对,收起曾经作为“最火短视频达人”的骄傲。

中戏导演系毕业的她,在 2017 年出演了吴君如执导的喜剧影片《妖铃铃》,不过荧幕首秀并为带来太大惊喜,当时这部电影评分也只有4. 2 分,甚至有直接表达对她的失望。“papi出演这部剧是来追表演梦还是追星了?像前辈致敬也不必用这种方式吧。”

图源网络

同年,papi酱参与了《明天会好的》电影拍摄,并出演女主角, 2021 年 4 月 2 日,电影如期上映,不过观众们依旧不买账。有网友评论到“papi酱可能更适合她的精分小剧场吧”,因为“短视频片段拼凑的那种不会暴露她的演技尴尬的缺点”。

总之,papi酱在演艺圈的转型并不顺利。

除了逐梦演艺圈,papi酱还一度试水综艺。先后参加过恋爱观察向的《我家那闺女》《女儿们的恋爱》,职场观察向的《令人心动的offer》,以及《奇葩说》《明星大侦探》《拜托了冰箱7》等多部综艺。

在这类娱乐属性更强的综艺节目中,papi酱依靠自身“独立女性”的人设和跳脱想法,多次登上热搜。她的各种言论以及由此引发的争议不断发酵,大家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她个人的性格上。

此时,她创作者的身份渐渐被隐去了,从这个层面来说,papi酱转型似乎是顺利的。但是,每次引发讨论的话题,却让papi酱承受着人设改变带来的质疑,这显然不是她的初衷。

与演艺圈的尝试相比,papi酱的“第二增长曲线”则取得了更显著且长足的发展:其创办的papitube,已经成为MCN中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。

时任papitube市场部高级总监杨扬帅琪曾提到papi酱成为papitube的初衷:“一个人的精力、创意、积累都是有限的,组建MCN能够帮助短视频博主去解决很多问题,不仅是整合资源,解决变现,对接平台,同时也会给予其内容创作中带来更多的创意等。”

根据克劳锐《 2021 中国内容机构(MCN)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》显示, 2016 年中国MCN机构仅有 420 家,与 2020 年的 21000 家不可同日而语。要知道, 2016 年国内还没有明确的MCN的概念,papitube毋庸置疑地走在了绝大多数MCN机构的前面。

就当时的环境而言,没人知道红人转型MCN的胜算如何,但papi酱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,通过为旗下账号的赋能与指导,为自己不可预知的未来做了对抗风险的铺垫。

据了解,papi酱在papitube不参与具体运营,而是担任监制、帮助创作者,自己也继续创作内容。在刚开始时,她还发挥着另外一个重要作用——靠自己的影响力吸引着一些创作者的加入。

“网不红萌叔Joey”“无敌灏克”就曾在采访中透露自己加入papitube的原因,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papi酱,“非常欣赏pa老师的才华。”

不过在成立初期,papitube发展也并不顺利。无论是公司并入泰洋川禾、罗辑思维撤资,还是外界对papi酱的争议增加,都让papitube在风雨中摇摆。还好papitube始终把短视频作为核心,走出了一条逐渐成熟的运营逻辑。

仅两年时间,papitube就已经签了 60 多位博主,到了 2019 年,papitube旗下的博主数量已经从 100 位变成了“150+”。为了找到更多的可能性,papitube旗下的红人也涵盖了各种类型。

以挑战全网不可能事件走红的“玲爷”,美食博主“滇西小哥”,颜值博主“一栗小莎子”“爆胎草莓粥”,萌宠博主“河马君”、开箱博主“网不红萌叔Joey”等,几乎覆盖了所有热门赛道。

从粉丝数来看,仅以抖音为例,“河马君”1731. 73 万,“玲爷”1572. 37 万,“无敌灏克”1347. 81 万,“爆胎草莓粥”1300. 75 万,还有“王蓝莓”“锅盖wer”“一栗小莎子”“itsRae”粉丝均已过千万。

图源克劳锐指数小程序

papitube旗下红人从风格上打出差异化,在各自简介和内容中并未过多涉及到papi酱以及papitube,这或许是不想让papi酱的个人声量过多影响到他们。

6 年过去,虽然papitube没有打造出如papi酱一样的超一线红人,但是已经有众多红人与papi酱紧密相连,而papi酱也以这种形式在内容行业中继续站稳了脚跟。

身份转型,是老牌红人的唯一出路吗?

新媒体行业飞速发展,当行业涌入的人越来越多后,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也随之而来。

“无敌灏克”曾在采访中说到“观众的兴趣点变化的太快了,你不知道哪一天观众就对你不感兴趣了,或者你哪一天突然就想不出好的创意了,这个行业就是不断在淘汰一批又一批人的同时,引进一批又一批新鲜的血液。如果我们控制不了这个行业的走向,就只能尽最大努力让自己不要被淘汰掉。”

如何不让自己被淘汰掉,成为现在红人尤其是老牌红人所面临的共同问题。

现在的papi酱在短视频领域依旧保持着常态化的更新,虽然数据不如往日辉煌,但她依然在短视频领域中坚持。同时,转型演艺圈和经营papitube,也让她得以存续再度爆红的可能。

所以,跨界转型,或许是红人延长生命周期的一种方法。跳出原有圈层,以自身对内容行业的理解来寻觅更多的“新生”,所获得的是更多的机会。就像papi酱一样,艺人化产生的影响力不再局限于短视频平台或者社交平台,而是扩大到整个互联网中。

最终回到开头所提的问题,papi酱真的不“红”了吗?从数据上看的确有所下降,但回顾过去漫长且持续更新的作品,papi酱依旧在短视频领域保持着一定的声量,持续输出内容价值,这本就是一种“红”。

换个角度,如果抛开转型不谈,老牌红人还有其他出路吗?答案是一定的。

在内容行业,一切都在变化,但不变的永远是优质内容。只要内容足够惊喜,又何尝担心没有机会?

譬如从图文时代火出圈的“天才小熊猫”,在短视频时代延续熟悉的文案、熟悉的风格、熟悉的内容,依然能收获好的成绩。

其第一条短视频《千万不要随便染头发》就席卷了各大短视频平台首页和热门推荐,到第三支视频《千万不要把沙发改装成马桶》,更是在短短几天里收获了全网9322. 3 万播放。

这些数据向大家证明了一点:图文时代的红人,来到短视频时代,靠着优质内容依旧“能扛能打”。

总结而言,无论在什么时代,内容都是第一位的。红人做的不是一锤子买卖,优质的、可持续性的内容是决定红人生命力长久的最重要因素,也是红人在内容行业立足的根本。

内容行业进入成熟期,对于创作者来说,相比于追求爆款,可持续发展是更需要重视的问题。papi酱转型走向新路,天才小熊猫创新延续活力,在保持生命力这点上,不同的红人都有自己适配的方法。

但深挖其深层逻辑,我们能够发现,做符合基因的跨界和深耕内容创新,是永远不变的法则。

()

nxyxs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30日09:17:23
  • 本文链接:https://tutuqingshu.com/?p=213674